X
  • 中電智媒IOS版

  • 中電智媒安卓版

X

用雙腳丈量出的特高壓

來源:河南院 時間:2013-07-17 10:54

山中小憩

  這里是中國湖北宜昌,取名“易于昌盛”之意,號稱世界水電之都,中國動力心臟。在這里,有這樣一群人,中國電建所屬河南省電力勘測設計院這支勘測設計隊伍要用辛勞與汗水踏出一條特高壓線路——樂山至武漢特1000千伏特高壓交流輸電工程(原雅安—武漢特高壓線路,分標4包4)。這是該院開展施工圖設計的第六條特高壓線路,也是繼皖電東送、浙北——福州后的第三條1000千伏特高壓交流輸電工程。在這段特高壓建設的征程上,沒有任何捷徑,該院這支隊伍雙腳踏遍山脈,開拓著一條條特別驚險的路,演繹著一段段特別異樣的精彩?!?

  “山上本沒有路,我們走過,就有了路” 

  從4月底至今,該院一行二十余人奔赴湖北省宜昌市,全面啟動樂山~武漢1000千伏特高壓交流輸電線路工程分標4包10段的外業終勘定位工作開始已經過去兩個多月。隊伍每天早上8點從住處準時出發,大約要在崎嶇十八彎的山路上走1個半小時才能到達目的地,年富力足的年輕人,大多數人都被甩的頭暈并且耳膜鼓起,對于這樣的山路,陡的程度可想而知。

  “大家小心,這個地方非常陡!”

  “這里刺特別多,小心別讓扎了!”

  “……”  

  這樣的提醒會經常出現在這支勘測隊伍里,盡管防護措施早已檢查再三,對于一個團隊而言,這樣的提醒無疑多出了很多溫暖。該院中標的“樂山~武漢特高壓線路”第十標段,位于宜昌市夷陵區,地形復雜,地面高低相差懸殊。地貌類型屬淺~中切割的中低山區,受長期構造和強烈剝蝕作用,山勢陡峭,溝壑深切。主要以中山為主,海拔高度達千米以上,地形坡度一般25°~45°,局部形成70°~90°的陡壁或孤立的懸崖。每定一個點,都要爬上數百米的高山。這個季節山上林木正值茂密,非常有經驗的當地老農也會迷路,因為上山幾乎是無路可走,只能邊開路、邊鉆荊棘,還要防備毒蜂、毒蛇的叮咬。這里的毒蜂、毒蛇傷人后,都是致命的,雖然這支隊伍久經沙場,但聽引路的當地村民說已經有幾起被毒蜂蟄傷中毒身亡的例子,隊員們還是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小心!腳下,腳下---”,急促的“人工警鈴”又響了,在一個轉角山腳下一條小路的路口有兩個野豬夾子,幸虧走在前面找路的一名隊員反應快,否則踩上夾子后果不堪設想。 用人跡罕至來形容這里絕不為過,隊員們只能自己現場根據地形和植被情況臨時開路登山。有的時候大家感覺塔位就在對面的山頭上,但“望山跑死馬”,怎么繞也到不了目的地。來自線路的工程師王德朝說:“休息片刻,繼續開始披荊斬棘,一路上手臂不知道被樹枝劃了多少次,臉上也被劃上蜘蛛網,灌鉛的雙腿也一直在不斷抗議”??睖y工程部周漢斌說:“轉眼來到雅安~武漢特高壓線路工程現場已經十天了,十天來除了緊張忙碌的現場踏勘選線工作外,更是領略了這里過山車式的氣候變化”。

  “路,還是要走。山上本沒有路,我們走過了,就有了路”,本想,從隊員口里說出這樣的話需要多豪邁的氣魄與夸張的語氣,平靜流淌語言的背后,是他們敢為人先的錚錚誓言,更是他們歷經磨難后的淡定從容。

 

笑中夾雜的危險與堅韌

  每次從住處出發前往勘測現場的山路上,車輛會一不留神猛加油門沖上一個坡,一會又小心翼翼轉彎下行,大家伙都笑稱節奏感很強,如果這會誰哼哼幾聲,“電力尖兵之歌”就誕生了。如此節奏以來,很多人開始產生暈車癥狀,幫忙的當地民工們有些都哇哇直吐。再看看離輪胎不足半米的懸崖,所有人都是提心吊膽,一時間大家都成了“嘮叨怨婦”,不停的提醒司機注意安全?!?nbsp;

  行軍路上,每個人手中都會有件寶貝武器,那就是一根樹枝。眾人都玩笑地稱之為拐棍,把大家提前帶入了“老齡階段”,遇到什么毒蛇、馬蜂時還能兼做防范武器。有時用力過大,啪的一聲折斷樹枝,就要面臨摔屁股墩的境地?!拔易约翰恢ち藥状?,其他人也未能幸免”,線路的王德朝說起拐棍的的經歷,微笑背后剩下的是仍是心有余悸,“前面的人小心翼翼探路,后面的人也要注意別踩落石頭滾下來砸到前面的人”。沿線有些地方山坡度大于40°,這種情況下人都很難站住,摔跤的情況經常發生,一次一位隊員腳下踩空摔倒,又被旁邊的樹枝掛到褲子,腿上劃了將近20厘米長的口子血流不止。巖土工程組的潘孝坤在“五一”勞動節期間也享受到了這樣的“待遇”。在一次在攀爬過程中,被枯藤絆倒,滑向坡下,當被線路結構的戰友拉了上來時,一看褲子也磨破了,屁股上也劃了個大口子。大家在確認沒有出大事的情況下,都拿小潘屁屁上的傷口開玩笑?!敖裉祀m然漏丑了,但在五月這個勞動節里,勞動是最光榮的”,聽著大家的說笑,小潘也笑了。地質周漢斌說:“當我幾次摔在地上往下滑的那一刻,都以為今天性命都要交代在這里了?!?/P>

  因為地處深山,山上基本沒有路,且很多地方都是懸崖,一不小心走錯,那就只能無功而返,另辟蹊徑了。因此,要判斷塔位究竟位于長得如此之像的眾多高山的哪座山頭,不花費一番功夫著實不行。要不然爬錯了山頭,對于辛苦的隊員們而言,便會“賠了夫人又折兵”。對講機,便成為各個小組之間溝通交流的好工具,深山密林中,大家笑稱為新時代的“越戰”,攻占目標就是一個個山頭。其中有一天六個工程小組由于不同的原因都沒有最終確定桿塔位置,大家玩笑地稱之為“全線飄紅”?!捌褡铍y到達的山頭我們爬了四次,這可能是該工程的一個記錄”,干過兩條特高壓工程的勘測工程部的劇成宇對這座山充滿了“敬畏”?!?

 

堅守特高壓  

  樂山~武漢1000千伏特高壓交流輸電工程是該院第六條開展施工圖設計階段工作的特高壓線路,也是繼皖電東送、浙福線后的第三條1000千伏特高壓交流輸電工程項目。該工程是“十二五”期間的一項重大工程,建成后,可以顯著提高四川省水電外送和華中地區受電能力,增強華中與華北電網水火共濟能力。同時,可為特高壓直流輸電安全運行提供強力支撐,提高電網的安全穩定水平,形成“強交強直”的送電格局。作為該院加入中國電建集團以來的第二條特高壓線路,該院一開始就精心謀劃,力求把該工程做成精品工程。

  目標既定,道路艱難。作為開路先鋒、電建尖兵的勘測設計隊員,野外勘測絕非是個單純的體力活,也絕非幾個人就能完成的工作。一個塔基的定位工作首先由電氣專業確定路徑,然后由結構、巖土及水文專業實地選定桿塔具體定在哪個位置,最后由測量專業進行定位測量、塔基地形圖及斷面圖測繪、校測風偏等工作。因此,一支勘測隊伍不僅對專業水平要求高,身體要跟得上,更重要的是要有顆愛崗敬業的心,要不,想做到堅守實在不易?!芭c身處校園時對工作的憧憬不同,今天,我打交道更多的是深山密林,可是,我還能去哪里?我本應屬于這里”,畢業于南京大學的博士郭軍輝,個字不高,看書的時候帶一幅眼睛,與人說話微笑間露出兩個酒窩的他,體格壯如牛。如今,已成長為巖土一室副主任的他,充分發揮了自己專業理論強的優勢,結合現場工作,編輯了現場勘測數據采據的程序,提高了內業資料整理的工作效率?!盁o論多么艱苦,大家都是心往一塊想,勁往一處使。兢兢業業、勤勤懇懇,想著早點高質量完成這次特高壓設計任務。當自己年老的時候,看著萬家燈火,想著大家其樂融融的生活場景,心里有屬于我們的一份欣慰吧”,與其他隊員一樣,王德朝這樣感嘆。只有經歷過,也只有了解這樣的工作,才能懂得這樣純真質樸的話語背后所蘊藏的艱辛與不易。

  在該院屢次的特高壓隊伍中,“突擊隊”的身影都會出現在一線,或“黨員突擊隊”或是“青年突擊隊”。樂山至武漢特高壓工程先后派出的幾十名工程隊員大部分是歷經多次特高壓戰斗的黨員,能承載較為繁重的任務?!肮钥穗y,黨員爭先;吃苦在前,頑強拼搏;團結一心,勇攀高峰;安全優質,務期必成”,這是突擊隊員們的錚錚誓言?!澳銈冊谶@里頭頂白云,腳踏青山,是頂天立地的鋼鐵隊伍,是無愧于時代的開路先鋒、電建鐵軍?!边@是該院黨委書記賈志杰現場對突擊隊員說的話。每逢大的特高壓野外勘測,他總會跟著隊員們一起爬山,一起品味其中的酸甜苦辣,賈書記說,作為企業的一名黨委書記,在繁重的生產任務面前,面對加班加點、忘我工作的員工,總想走到他們身邊,看看他們所經歷的,為他們解決些實際的困難,給大家鼓鼓勁。 

  當前,該院三條特高壓線路同時開工,牽動了全院干部職工的心。院長龐可多次過問工程進展與隊員情況,黨委書記賈志杰更是赴一線與隊員們一起爬山感受,副院長曹志民、張思軍、工會主席林林潔民等院領導都先后來到一線查看、慰問全體隊員,叮囑工程組各部門注意安全、互相協助、密切支持、多交流,多溝通,順順利利、保質保量的完成此次特高壓勘測任務。

  不像其他地方,在類似這樣的深山密林中,定位一條特高壓線路,沒有任何捷徑,雙腳是你最可靠的支撐,你必須用雙腳踏出一條路來,無論前方有多艱難,而能做到堅守確實不易。

 

后記:

  當你沒有真正經歷過深山密林的跋涉,你就體會不到中國電建這支線路勘測隊伍所付出的艱辛與汗水,也只有當你真正的走進他們的內心,你才能真正讀懂他們為什么把這份職業看得如此神圣。該院這支線路勘測隊伍受到業界的肯定,沒有虛的,看看他們踏過的祖國河山,看看他們用辛勞和汗水描繪出的特高壓線路藍圖,你會越發的理解這支電建尖兵隊伍,你會自覺的豎起大拇指!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南四環西路188號7區18號樓

郵編: 100070

Copyright©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中電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中國電力新聞網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嚴禁轉載

? 午夜大片男女免费观看爽爽爽尤物_不卡高清AV手机在线观看_人妻系列影片无码专区_美女又色又黄的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