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 中電智媒IOS版

  • 中電智媒安卓版

X

濮洪九:煤炭利用可以清潔化

來源:中電新聞網 時間:2014-06-30 10:44

  中國電力報 中電新聞網記者  彭源長 馬建勝

  濮洪九 教授級高級工程師。歷任煤炭工業部干部司副司長、司長,煤炭工業部副部長、黨組成員,中央紀委駐煤炭工業部紀檢組組長,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 (國家煤炭安全監察局)黨組成員、中央紀委駐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紀檢組組長,2002年12月至2009年1月任中國煤炭工業協會第一副會長、黨委書記。2001年9月起任中國煤炭學會理事長,2002年9月起兼任中國貿促會煤炭行業分會、中國國際商會煤炭行業商會會長。

  記者:您認為霧霾天氣形成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濮洪九:近來霧霾天氣在我國大面積頻繁出現,大氣環境質量問題越來越成為社會關切和熱議的話題,嚴重的大氣污染對公眾健康、生態環境和社會經濟都會產生威脅和損害。霧霾的成因是多種因素和多年生態環境問題積累形成的,其中,大規模粗放式生產和利用煤炭是霧霾的主要來源之一。就煤炭來說,通過加強煤炭綠色開發和清潔利用,積極推廣應用潔凈煤技術,可以從源頭上有效控制大氣環境污染。

  “根據環境容量來定煤炭開發量”

  記者:您認為該如何推進我國“能源生產和消費方式變革”?

  濮洪九:我國能源資源賦存特點是“富煤、貧油、少氣”,煤炭在我國化石能源資源儲量中占96%左右,資源豐富,分布廣泛,供應可靠,價格低廉,且可以潔凈利用,是我國重要的基礎能源。我們希望加快發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替代和減少煤炭消費量,這是發展方向。但受到技術、成本、安全性和經濟性等約束,近期尚不能在我國能源結構中發揮能源安全保障和替代作用。煤層氣、頁巖氣勘探開始受到重視,但還處于起步階段和攻堅階段。石油、天然氣對外依存度不斷提高,安全穩定供應面臨不確定因素。因此,立足國內煤炭資源,把占我國一次能源比重70%的煤炭資源高效開發、清潔生產、潔凈化利用的問題研究好,實實在在的抓住煤炭生產消費這個大頭,支持煤炭綠色開采,高效清潔利用是推進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最現實、最可靠的選擇。

  具體煤炭生產上來說,就是要“保水開采”、“充填開采”和“煤與瓦斯共采”,減少地表水流失和地下水位大幅下降,減緩地表下沉和對土地的破壞,最大幅度地減少瓦斯對安全生產的威脅及對大氣環境的影響。而且要根據一個地區的環境容量來定它的開發量,從開發的理念上要以生態環境為主。樹立煤炭科學產能理念,以最小的生態環境擾動,獲取最大的資源效益。

  記者:那么,您認為煤炭生產方式變革的具體路徑有哪些,困難有哪些?

  濮洪九:1978年,鄧小平提出要進行煤炭的綜合機械化開采,也就是綜采,使用采煤機、液壓支架、運輸機這些現代化的設備,決定從國外引進100套、國內制造500套綜采技術裝備,改變了煤礦   生產的面貌?,F在我國煤炭產量占到全世界的一半,特別是最近十年世界煤炭的增量中,我們國家占到了80%,國際煤炭界公認中國引領了世界煤炭的潮流。

  所以煤炭生產方式變革,首先就是發展先進生產力,建設安全可靠,潔凈環保,以機械化、自動化、信息化融合的智能化現代化礦井。近幾年許多礦區都建設了一批生產千萬噸的大型現代化礦井,采用了先進的裝備,每個礦井只需1千人左右,而過去老礦區產能達到1千萬噸的,是由許多礦井組合成的礦區,職工達到5到10萬人。相比之效率大幅度提高,安全狀況好,競爭力強,在市場環境變化中,應對能力也強。

  第二是 “煤為基礎、多元發展戰略”。煤炭是初級產品,只有進行深加工,延長產業鏈,以煤為基礎,多元發展,才能體現增值。以神華集團為例,以煤為主導產品,集礦、電、路、港、油一體化開發,產運銷一條龍經營,形成跨行業、跨區域、多元化的特大型綜合能源集團公司。

  第三,推動煤炭循環經濟發展。在煤炭生產和加工過程中產生的高嶺土、油母頁巖、煤層氣、礦井水、煤矸石和煤泥等共伴生資源,利用不好就成為污染源,利用好就是寶貴的資源。鼓勵以大型礦區、大型煤礦為依托,建設以煤炭資源開發為基礎的循環經濟產業園,延伸產業鏈條,提高煤炭和與煤共伴生資源的綜合開發利用,有效控制污染物排放,實現資源開發、產業發展、環境保護與區域經濟社會協調發展。如大同塔山煤礦循環經濟工業園,建成了以煤為主,集發電、煤化工、建材、礦物加工、礦井水資源綜合利用等產業為一體的工業園區,形成了“黑色煤炭,綠色開采,循環經濟,吃干榨凈”的產業發展模式。

  “煤炭要更多地用來發電”

  記者:電力是用煤大戶,您認為電力行業如何做好煤炭利用清潔化?

  濮洪九:我國的燃煤電廠耗煤量占全國煤炭消費總量的50%以上,燃煤電廠排放出的大量煙塵、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是霧霾天氣的重要來源。推行燃煤電廠清潔發電和排放治理工程,實現燃煤電廠綠色高效潔凈低碳發展,是控制   我國大氣環境污染的重要途徑。

  從我們國家來說,電力搞清潔利用和減少排污,還是做得很好的。我國新建燃煤電廠總體上處于國際先進水平,大型超(超)臨界機組廣泛應用,特別是通過煤炭清潔發電與減排技術應用,可以大幅度降低煙塵等污染物的排放水平。

  所以我覺得,應該在這個基礎上,在國家大型煤炭基地和大型礦區,支持煤電聯營,建設大型坑口電廠,積極推廣IGCC、水煤漿發電等清潔煤發電技術,完善煤炭生產基地到消費市場的輸電線路等基礎設施,把輸煤、用煤轉變為輸電、用電,既滿足經濟發展對能源的需求,又可以將生態環境影響控制在環境容量許可的范圍內。

  記者:除了發電用煤,其他煤炭利用方式如何清潔化?

  濮洪九:我們國家造成城市污染的還有50萬臺左右小鍋爐,直接燃燒未經洗選的原煤,熱效率低、污染大,而且在城市的周圍,極其分散,量大面廣,低空排放,點多分散,難以治理。

  這些怎么來治理?我認為應進行淘汰更新,最近有些單位研制高效粉煤型工業鍋爐系列,燃料的燃盡率達到98%,接近天然氣鍋爐水平,采取除塵系統、高效脫硫和低氮燃燒技術,煙塵、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大氣污染物排放指標,達到國家要求標準,急需加以推廣,用新鍋爐取代舊鍋爐。

  要研究制定國家商品煤質量標準,推進煤炭清潔生產,向社會提供高質量的煤炭產品。限制劣質煤炭的生產和利用,嚴禁高硫、高灰煤炭直接燃燒,控制低熱值褐煤的使用范圍。加大原煤洗選比率,降低灰分、硫分。據測算,每洗選1億噸原煤,可排除1500~2000萬噸矸石,減少二氧化硫排放100~150萬噸,而所需成本僅為煙氣洗滌脫硫的十分之一左右。在電力、建材等重點耗煤行業和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等重點地區、重點城市擴大優質煤使用,并逐步推向全國,逐步做到不運原煤、不燒原煤,從源頭上有效減輕煤炭作為燃料使用對生態環境造成的污染。

  “做好煤炭全產業鏈的清潔化”

  記者:煤炭利用的全過程,如何做到清潔化?

  濮洪九:要建機制,研究建立國家煤炭清潔利用協調機制,統籌協調推動煤炭資源清潔高效開發和利用。煤炭清潔生產與高效利用涉及煤炭生產、加工、儲運、轉化和利用全過程,是一個從資源開發到終端利用的完整產業鏈,從產業發展方面,涉及煤炭采選業、電力、冶金、建材、化工和生態環境保護等多個產業,產業之間既存在密切的聯系,又是相互獨立的管理體系。要建立國家煤炭清潔生產和高效利用協調機制,有效進行全產業鏈清潔管理。在國家層面,要建立相關政府部門、行業機構和科研單位共同參與的協調機構,組織開展相關重大問題的研究和煤質標準、支持政策的制定,編制煤炭清潔利用發展和管理的規則,協調規劃實施過程中的重大問題,做到統籌協調,分行業實施,整體推進。

  記者:現在二氧化碳捕集和封存技術比較流行,您認為這是一種減少排放的有效方式嗎?

  濮洪九:美國人老說二氧化碳捕捉的事兒,有一年我專門去了趟美國,想看一下他們的二氧化碳捕捉,結果只是聽了一大推,真東西沒看到,看到的只是他們在搞基建工程在打鉆。那天下大雨,我要去電廠看,美國人就非不讓我去,我就   跟他講,我坐一萬多里的飛機來就是為了看這個東西,別說下雨,就算下刀子我也要去。我就去了,去了我就問那個電廠的經理有沒有碳捕集的設備,經理就跟我說,為了二氧化硫、粉塵的治理,他已經花了很多錢了,至于二氧化碳捕捉,那是政治家的事兒。那個電廠在美國還算是比較先進的,一開始聽說有二氧化碳捕捉,結果我一去看,沒有。

  后來我跟美國最大的煤炭公司皮博迪的老總聊天,我說咱們都是同行,你覺得你們美國煤炭行業以后該怎么辦,出路在哪里,他說很簡單,就是用好潔凈煤技術。

  記者:無論是從資源豐富和開采容易度上,美國比我們都具有優勢,美國煤炭的成本低、質量好、量又大,但是它的煤電發電量只占全國發電量的三分之一左右,同時發電用煤又占了全部用煤的90%,可以說,美國那么多很好利用的煤炭,它只用了一點,您怎么看?

  濮洪九:美國煤炭開采有一些很嚴格的標準,煤炭的含硫量超過多少,含矸石量超過多少,埋藏深度超過多少,超過標準的礦都不許開采。開采出來的煤炭中硫分相對比較高的都出口了。同時,美國的油氣相對便宜,所以它用煤較少。特別是現在美國頁巖氣也很便宜,已經威脅到煤炭市場了,現在美國開采出來的煤都想運到中國來。

責任編輯:郭鵬  投稿郵箱:網上投稿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南四環西路188號7區18號樓

郵編: 100070

Copyright©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中電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中國電力新聞網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嚴禁轉載

? 午夜大片男女免费观看爽爽爽尤物_不卡高清AV手机在线观看_人妻系列影片无码专区_美女又色又黄的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